首页 > 股票资讯 > 中央纪委曝光“乱钱”案:一村支书设立6000万元“小金库”

中央纪委曝光“乱钱”案:一村支书设立6000万元“小金库” 中集集团股吧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241

2021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报道,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总裁)李建军非法向天津发放补贴。2013年至2019年,李建军以年货费用、冬至假期费用、开仓利润等名义做出违法决策,给予公司干部职工补贴536.3万元。

自去年1月以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上已报告143起案件,涉及天津市非法支付补贴或福利。这143个通知有什么特点?如何堵塞天津补贴或福利分配的漏洞?

名字有很多种,资金来源也各种各样。有些人甚至涉足教育、养老和其他民生领域

在143份通知中,天津非法发放补贴或福利的名称多种多样。常见的有违规支付节日费、吊唁费、加班费、餐费、安装费、油卡等。,有的多次支付工资、高温津贴、汽车补贴、安全奖等。,有的还用注册造价工程师的名义补贴、异地工作补贴、交通说服工作补贴、参加歌唱比赛补贴等。,有的非法制定奖励政策,从而非法领取烧秸秆奖励和完成学费收缴奖励。

天津非法发放补贴或福利的资金来源多种多样。有的收取场地租金、出售废旧物资、截留下属单位营业收入、违规提供外卖服务、收取供应商回扣、违规向中标人收取专家评审费、挪用消防资金、截留电费结算等。,并设立小金库和账外账户。有些是无中生有的捏造,如签订虚假合同、编造虚假虚增项目、虚开发票、虚增员工绩效工资、虚报春节慰问人数、制作虚假下乡审批表等,以获取财政资金或国家专项资金。

有的人甚至把手伸向教育、养老等民生领域,用非法收费补贴天津,蚕食群众切身利益。如青海省西宁市大同三中违规收取晚自习费、补习费、借读费、赞助费等451.49万元。,并私自设立小金库非法发放教师补课、值日、监考补贴。

在宣布违纪时间的137份通报中,有68例跨越3年以上,约占总数的一半,有的甚至持续了10年。2009年10月至2019年9月,原杭州市交通行政执法队机动执法大队队长汪志达在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西湖景区管理处任职期间,指示部门在后台设立小金库,涉案金额168.16万元。

近年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快了对“四风”问题的调查处理,通报中许多问题从发生到调查处理的时间不到一年。2020年7月1日,湖南省枝江县中医院党支部在“7·1”党建活动中违规发放福利1.95万元。2020年8月14日,县中医院党支部书记、院长姚茂庆被党给予严重警告,从发生到被调查不到一个半月。

私设“小金库”,打“擦边球”,靠蹲点,违规补贴或福利发放比例居高不下

根据2020年月报数据,天津市违规发放补贴或福利的问题在2020年4月和6月的享乐主义和铺张浪费比例中排名第一,其余10个月排名第二,仅次于违规收受礼品和其他馈赠。

根据《关于2018-2020年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的年度报告》,在查处享乐主义、奢侈浪费一栏,天津市共发生违法发放补贴或福利案件16615起、15375起、14351起,其中2018年和2019年合计排名第一,2020年合计排名第二。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精神问题中,天津非法发放补贴或福利的问题从2018年的16615件下降到2020年的14351件,有效遏制了“乱送钱”的不良风气。但是,现在还远远不是放松休息的时候,千万不能有类似的想法。反“四风”一定要始终如一,毫不动摇。

143个通知中,既有不断禁止小金库等老问题,也有“挠球”非法分配、避免召开全体会议、转移到下属单位或企业等隐形变异问题。有的单位曲解上级文件精神,奉行“地方政策”,有的单位利用管辖或审批权限,靠吃什么,转嫁成本,通过企业、社会团体等在天津变相发放补贴或福利。,这使得违规更加隐蔽。

七个“小金库”问题通报中违纪金额超过100万元,通报中金额最高的是天津市东丽区晋中街赵家里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贾玉强,他指示一家村办企业物业服务中心的出纳不要记录6692.38万元的财产收入,并成立“小金库”支付项目资金,支付村干部的绩效工资和奖金。之后贾玉强被开除党籍,涉嫌职务犯罪移送司法机关。

天津违规发放补贴或福利在享乐主义和铺张浪费中所占比例较高,也反映出“四风”问题棘手复杂,反弹死灰复燃的隐患依然存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持之以恒,长期工作,对天津违规发放补贴的陋习一定要屡打屡打,不断释放全面严明的强烈信号。

克服心理补偿、特权心理、从众心理等错误观念,划定天津补助的学科红线

公款归公款,不能乱花一分钱。一些给天津发放补贴或福利的违法行为,看似对干部职工关怀备至,实则践踏纪律红线。被处分的党员干部普遍存在一些不健康的心理,有逆风违纪的,有侥幸的,有自以为欺骗世界的,有希望法律不怪罪大众的,但最后都被严肃处理。

心理补偿。从2018年到2020年,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路南街杨岱村两次未经村民代表大会讨论批准,村“两委”干部自行同意筹集和支付村干部报酬,共违规支付418,170元。“杨代村这几年集体经济形势好,村里有钱,村干部却一直没涨工资。有些人觉得应该天天加班。”路南街纪委书记吴伟琪说。

特权心理。个别党员干部吃公家饭想占公家便宜,却不占公家的便宜,侵占公款,理所当然地拿“单位送钱”,暴露了把天津补贴当特殊对待的特权思想。

从众心理。有的党员领导干部抱着“以前都可以,现在为什么不行”的心理,沿袭以前非法分配的“惯例”,充当老好人。云南省地矿局中心实验室党委作出两项集体决定,分别于2013年和2018年以统一购买职业装的形式支付员工福利费。

机会。在143份通知中,135份报告了违纪金额,其中61份低于10万,占45%。很多违规者运气好,以为“钱不多,事无巨细”,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其实是自欺欺人。

法律不怪大众。一些领导干部打着“集体决策”的旗号,召开内部会议,违规发放补贴。天津很多违规发放补贴或福利的问题,往往是“全民共享”、“全民共享”。在一些报道中,看似“人人有份”的天津补贴,有时还涉及领导吃肉,员工喝汤。2018年至2019年,经武夷山粮食企业资产管理站党支部书记、军供站站长林玉雯批准,违规向员工发放津补贴5.32万元,林雨作家获得1.53万元。

加强对高层领导的监督,收紧制度笼,堵塞天津补贴或福利分配的漏洞

在143份通知中,涉及单位最高领导的有123份,占86%,高于其他享乐主义和奢侈问题。

要控制非法发放补贴或福利,首先要加强对高层领导的监督。中国纪检监察研究院党建教研室宋振策说:“一个单位的最高领导,在决策,甚至是最终决策上都有着重要的话语权,这是‘重点少数’的关键。在监督机制不够完善的情况下,高层领导容易滥用职权,做出违法决策,这也是参与乱补案件的高层领导数量高的原因。”要加强监督,督促最高领导人依法行使权力,慎重决策,在纪律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为单位干部职工谋福利,绝不打纪律法的“擦边球”,甚至公然突破纪律法的底线。

从监督纪律的实践来看,只有盯紧“关键的少数人”,特别是高层领导,严惩责任人,才能真正把担子压实。对123名高层领导的纪律处分类型进行了分析,包括33次警告、40次严重警告、2次撤销党内职务、17次缓刑、15次开除党籍,其他处分为行政记过、面试、诫勉和笔试。通过使用“四种形式”,监督和纪律更加精确,更多的党员和干部得到提醒。

天津补贴给谁,怎么发,系统说了算。相关制度的牢笼捆绑不紧,约束不够有力,也是此类问题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在日常的监督检查中,我们发现天津市在补贴发放标准上往往存在政策解读和理解上的误区。要督促财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加强政策制定和政策解释,不留政策缺口,防止补贴和福利普遍化。有些单位在执行政策时会提出“选择题”重庆万盛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纪委书记、监察室主任张行安说。

相关股票